赣州:妙手装裱护丹青

浆糊的制作和应用,在装裱过程中占十分重要的位置。

刷浆。

纸张托底。

装框。

一幅字画从洁白的宣纸到挥毫泼墨成为作品展示在人前,很多人在感叹字画的隽永之时,却忽略了托起这些精美作品的装裱师,他们用一双妙手装裱字画护住丹青。在章贡区就有这样一位手工装裱师,26年坚守手工装裱这项技艺,让更多书画得以展现原有的品相。

现年43岁的潘昌硕是赣州书画界有名的装裱师,大家都叫他潘师傅。近日,记者来到他位于赣州市红旗大道的工作室时,他正在对一幅山水画进行装裱。他告诉记者,纸张托底是整个装裱书画中最重要的一道工序。他先把字画平铺在案台上喷湿展平,用排笔在背面刷上一层层薄薄的浆糊,然后用卷成筒的宣纸对齐作品边角,再将画作慢慢平铺开来,用棕刷仔细刷下去,将宣纸和字画黏合到一起。“刷的时候讲究力道,刷太重会损坏作品,太轻则影响作品寿命。”潘昌硕说,一幅作品的装裱,不仅需要十分认真仔细,还要根据不同纸张的特性选择不同的刷法。当宣纸和字画完全黏合后,潘昌硕再将其整体贴到墙上,晾晒几天后还要进行镶条、贴绫、覆背、装框等一系列工序,整个装裱过程通常要耗费数天时间。

潘昌硕最初接触装裱始于一次机缘巧合。1993年春节后,高中毕业的潘昌硕独自一人来到福建厦门。厦门是一个富有生机活力的城市,正在快速发展,但潘昌硕因为太年轻,去工厂的求职之路屡次碰壁。经过3个月的漂泊,就在他心灰意冷的时候,刚好厦门市一家书画社正在招收装裱学徒,潘昌硕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进入了这行。

装裱学徒的生活是枯燥的。潘昌硕从装裱教学挂图最基础的覆背工序开始做起,每天从吃过早饭开始,一直做到晚饭时间才能休息,一天也就只能制作40多张挂图。

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经过3个月反复练习,潘昌硕熟练地掌握了调胶、刷浆、托底、晾晒、镶条、贴绫、覆背、收边、装框等一整套装裱工艺流程,并顺利通过了装裱名家字画的考验,手艺、品位和心理素质都得到了师傅的认可。后来,师傅还将书画社的装裱业务全权交给了潘昌硕负责。1999年,潘昌硕回到赣州,成立了自己的书画装裱工作室。

刚回赣州时,当地还没有多少装裱匠人,很多书画家都是自己装裱作品。有一次,潘昌硕发现赣州一个书画协会准备在国庆期间展出的装裱作品成批出现开裂、断裂的情况,他就主动帮对方找问题,并赶在展出前将这批作品全部修复和重新装裱完成。凭借这次精湛装裱技术的展示,潘昌硕赢得了众多书画爱好者的认可。

26年来,潘昌硕装裱过无数书画作品,其中不乏李可染、启功等名家的书画作品。“艺术品是无价的,在装裱贵重的名家字画时,不仅要装裱得平整耐用,还要通过装裱,将作品的意境和气质展现出来。”潘昌硕告诉记者,和西方绘画不同,中国画是在宣纸或绢帛上作画,材质脆弱,特别需要通过装裱来保护、收藏和观赏,但古人将装裱这门技术与艺术相结合,通过用不同的材质镶边、贴绫等技法,让书画作品一经装裱,便觉神飞墨妙而成为完整的作品,赏心悦目,也就是俗话所说的“三分画、七分裱”。

近年来,随着技术的进步和书画市场的不断繁荣,速度快、成本低的自动装裱机开始风靡国内装裱行业。“现在大家都喜欢机器装裱,毕竟机器装裱速度快、成本低。市场上对装裱的需求量很大,而手工装裱耗时长,这样一来,手工装裱就被挤到了一边,日渐没落。”谈起自己的这门手艺,潘昌硕毫不掩饰对手工装裱技艺传承的担忧。他说,手工装裱日渐没落是有主客观原因的,一方面,这门技艺工序复杂,学习耗时长;另一方面,这门技艺的学习需要足够的耐心,而现在许多年轻人没有这种耐心,而且学习这门技艺短时间内较难盈利,这让许多人对这门技艺敬而远之。但潘昌硕认为,手工装裱自有其存在的价值,它具有机器装裱不具备的优点,“机裱虽然快捷便宜,但使用化学原料瞬间高温定型,也一定程度上破坏了书画作品的纸质和颜色,影响了其保存寿命,也让装裱后的书画少了几分中国传统书画的韵味。”

“机器装裱的流行,可以说是市场的选择,但是真正热爱传统书画的人会明白手工装裱的价值,我坚信传统的手工书画装裱将继续发扬光大。”潘昌硕对这门传统技艺充满着自信。 (特约记者 章璋 记者 刘青 文/图)

首页其它